纵谈离别
纵谈离别
2018-07-26 福建教育杂志社

策划·执行:本刊编辑部

                      指导老师:福州华伦中学 黄祥美

                                                        福州第十八中学 郑秀萍 陈晓铃

                                                        厦门大学附属实验中学 郭培旺

                                                        霞浦县第六中学 陈素芳


毕业季到了,逃不了的话题是“离别”。在这即将离别的时刻,想必你的心中早已波澜起伏。而我们要经历的离别又岂止毕业这一刻,生活中形形色色的离别随时都可能上演。

古诗词中咏离别

与友人别: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与家人别:

搴帷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 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黄景仁《别老母》

与恋人别: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秦观《鹊桥仙》

古诗词中的离别还有“执手相看泪眼”的依恋,“相见时难别亦难”的哀愁,“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慷慨悲壮,“天下谁人不识君”的鼓舞激励……


人生路上话离别

正如古诗词中的离别形象万千,我们生活中的离别同样有千千万万种。今天,你要讲述哪一场离别?

与故乡、亲人别

讲述人:林任天

因为爷爷奶奶要来我们家生活,朝夕相处了十三年的外婆要离开我们家了。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一股凉意席卷全身。

下午四点,舅舅的车到了,我们送外婆下楼。一路无言,外婆只是拉着我的手紧了又紧。“外婆不在家,要听妈妈的话啊!”外婆哽咽道,眼眶一下子红了。

“外婆,我舍不得让你走,你和奶奶都可以住在我家,你睡我房间,我打地铺,可以吗?”几滴泪水从我眼角滑落。外婆却一个劲地安慰我:“别哭,孩子,别哭……”外婆一下子把我拥入怀里。车开了,我朝着车窗喊道:“外婆,有空要回来,有空常回来……”纵使我有千般不舍却也无能为力!

讲述人:李家源

那间我探望了无数次的病房,那张白色的床,冷冷地泛着寒光的灯,还有那永远离开了我的父亲。每当想到这些画面,我的心就禁不住地颤抖。难以相信,那个躺在病床上浑身冰冷、毫无生命体征的人会是我的父亲,亲人们撕心裂肺的哭声回荡在每个角落。母亲趴在父亲的身边,早已哭得没了声音。“爸爸——爸爸——快醒醒——快醒醒——你为什么这么早就不要我了?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这一切都是梦,都是梦……”无论我怎么哭喊,父亲还是闭着眼、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我内心里不断责怪父亲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走了,但是他再也听不到了。悲痛似乎成了一口深不见底的井,幸福离我很遥远……

讲述人:李煜

摇下梦的窗,眺望心上的故乡。阳光投在蓝色大门前的青石上,大人们或上山或下海,孩子在家玩耍。中午时分,穿着围裙的妇人,笑着喊孩子吃饭……可现在为了到县城读书,我要与这一切分开了,我甚至因此讨厌上学这件事。

听着大巴发动机那令人厌烦的呜咽,我想偷偷溜下车。爸爸好像知道我的想法,牵着我的手又紧了几分。别了故乡,别了青山绿水,别了我的乐园。

讲述人:吕焮旸

与奶奶的离别,给我的印象不可谓不深刻。奶奶刚住院时我们都很担心,但随着医院一次次传来奶奶病情渐愈的消息,我也慢慢放下了心。可天不遂人愿,奶奶病情突然恶化,最后离开了我们。

这样猝不及防的离别,怎能不叫我悲伤?怎能不叫我愧疚?我还没好好跟奶奶说说话,还没好好跟奶奶道别。

奶奶的离开让我开始重新看待生活中的一切:阳台上盛开的三角梅会因季节更替离开我们,曾经亲密要好的朋友会因种种缘故离开我们,我们的至亲也会因生老病死离开我们……我们能做的只有倍加珍惜当下,善待身边的一切,给离别少留点遗憾。

讲述人:梅佳怡

对于常年在外打工的父亲,我的脑海里,只有那一次次离别的身影。

父亲过完年又要外出打工。要离开的那天,尽管父亲之前已经嘱咐过母亲要照顾好我,但当他提着行李下楼时还不停地叮嘱我:“天气凉了记得多穿一件衣服;冰箱里有面包;还有你的小熊,我放在阳台上晒着;你喜爱的那本书我放在书柜第二排;上课要认真听讲,在家要听妈妈的话;还有……”都快看不到他的身影了,远方还传来那熟悉的声音:“早餐要记得吃……”

父亲在我的心里是盖世英雄。虽然他没有给我很富裕的生活,但他尽力了,他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时光,请你走慢一点,再慢一点,等我长大了,我要陪他做他想做的事,陪他看他想看的风景……


与老师、同学别

讲述人:赵宇欣

全班五十个人围着一个大蛋糕,音响里《同桌的你》循环放着,大家眼泛泪光地跟着唱:“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曾经互相嫌弃的同桌此刻紧紧地抱在一起,不断说着:“今后要常联系……”曾经觉得很丑的校服,今天大家全都穿着;每个人都一丝不苟地填写着每一份同学录,甚至比平常写作业还要认真。

“孩子们,你们毕业了!”班主任手执麦克风,宣布了我们小学的结束,眼里满是离别的不舍。

再见了,看过彼此傻气模样的老同学;再见了,离别的六月盛夏。

讲述人:阮心晴

我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盯着前方的黑板发愣。今天这堂课之后,上了两年的新概念二册课程就结束了。

两年前,我非常抗拒妈妈给我报的这个班,每次上课都是应付了事,课文不背,作业不做。有一次,老师喊我起来背书,我支支吾吾半天一句都没讲完整,但老师温柔极了,没有训斥我,还耐心地教我怎么学比较省力。慢慢地,我竟然爱上了这个课,爱上了英语,每周都期待着上课的日子。

现在,我有点害怕,害怕离开熟悉的课堂;还有点悲伤,想到那些每周一见的同学,想到每周一见的老师,心里很不舍。

讲述人:陈雨霏

原来说说笑笑的两个人,到了岔路口,忽地没了声音。路旁柳枝轻拂,阳光洒下一抹金黄。“呃,就到这吧。”你开口。心中的不舍如潮水,我们抬起头,都望见了对方眼底泛起的泪光。

“走啦,去吃饭。”我习惯性地转头,却未看到你的身影。噢,你已经离开了。

一通电话连起了白天与黑夜,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仿佛又看到了你笑时的面庞。

我明白,友谊在心中,便没有离别。


与宠物别

讲述人:赖雨萱

我很害怕狗,小镇的狗很多,乱吠、穷追,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但姑姑家那只不及水杯高的小狗小白,却带我克服了恐惧。每次到姑姑家,小白总是最先出来迎接我,围着我转圈圈,拿脑袋蹭我的脚,非常可爱。分别时,小白总是送我到路口,还不忘“汪汪”吼两声。

那天,途经姑姑家,远远就望见一抹白色急吼吼朝我奔来。突然驶来一辆车,“小白,不要!”接着便是刺耳的刹车声。血红中,那一抹白格外亮眼。我奔了过去,只听见小白弱弱的几声呜咽,像与我作最后的道别。此后,我更加抗拒狗的靠近。

讲述人:林子涵

乌云把天空遮得严丝合缝,风不停地从窗户外灌进来,我不禁缩缩脖子,又担心起了它们。昨晚,家里的两只仓鼠便有些异样,没了往日的活泼好动,而是缩在角落,呼吸也变得缓慢。我有些惴惴不安,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这不,当我火急火燎地赶到家时,弟弟冲过来抱着我大哭。原来它们已经离开了。一下子,所有的悲伤一齐涌上了心头,随之而来的是自责。如果早点给它们治病,结局是不是会有所不同?但想起爸爸曾对我们说:“它们的寿命不长,也许在某一时刻就会离开你们,到时候你们俩可别哭哦!”想到这,我似乎没有那么难过了,调整好心情,跟弟弟一起把它们埋在了楼下的花圃中。

这次突如其来的离别,让我更加明白了生命的可贵,也学会了接受离开。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因此,纵有千般不舍,终有离别时刻!固然很多时候,当离别登场了,会不舍、会慌张、会带给人们或浓或淡的愁绪和伤感,但每一次离别又都考量着每一个人志向的坚定与否。有志气、有抱负的人都会在离别之后,坚毅地朝着人生理想的彼岸再度扬帆起航,力争以更优异的成就去拥抱他日的团聚,慰藉心中永恒的思念。


点击量:824    [关闭]
 
返回首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