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时光
歌声•时光
2018-08-31 福建教育杂志社

策划·执行:本刊编辑部

         指导老师:安溪县恒兴中学  刘仲思

                   石狮市华侨中学  钟永强

                   三明市列东中学  雷碧玉

听音乐是一种享受,它不仅在耳旁萦绕,还在我们的心头回荡。它可以安慰我们受伤的心灵,卸下我们满心的疲惫,它还可以振奋我们冲破黑暗的力量,帮助我们传达彼此间的情意……都说音乐有使时间凝固的力量,那一曲曲歌声中,就隐藏着我们的往日时光。


Part1

20世纪70年代末,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甜蜜蜜》《小城故事》在中国大陆流传。很快,随着时代发展,20世纪八九十年代各个时期的流行歌曲精彩纷呈,有些至今仍在传诵。

80年代初,流行“台湾校园民谣”,代表歌曲有罗大佑《童年》、齐豫《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等。

80年代中期,电视机开始走进千家万户,电视剧主题曲和插曲流行起来,有电视剧《大侠霍元甲》的主题曲《万里长城永不倒》、《射雕英雄传》的主题曲《铁血丹心》、《上海滩》的主题曲《上海滩》等。

其后,大陆摇滚开始粉墨登场,崔健的《一无所有》“一曲冲天”,即便不是摇滚歌迷,也耳熟能详。

80年代末,港台歌曲对大陆的影响愈来愈大,影响力一直持续到90年代中期。小虎队的《青苹果乐园》、齐秦的《狼》、张学友的《吻别》、林忆莲的《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伍思凯的《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等,均出现于这一时期。

90年代,黑豹乐队、唐朝乐队、张楚、郑钧等,是摇滚迷所怀念的,老狼、高晓松等人则带来一股校园民谣的清流。

同时,香港、澳门回归是90年代的头等大事件,罗大佑的《东方之珠》被很多歌手传唱;造成万人空巷的电视剧《还珠格格》的主题曲《雨蝶》也流行起来,连其插曲《当》的演唱者“动力火车”组合也因此为大家所熟知;其他的流行曲有《小芳》《笑脸》《涛声依旧》《心太软》《月亮惹的祸》《姐妹》《相约九八》等,可谓竞相争艳。

进入21世纪后,科技信息发展迅猛,网络音乐兴起,电视歌唱选秀节目热火朝天,中国流行音乐更加多彩,更新换代愈加频繁,也更加私人化。其中,有个组合不得不提,那就是传说中依靠广场舞火遍大江南北的凤凰传奇,相信你总会在某个地方听过他们的歌。


Part2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轻轻跟着和,牵动我们共同过去……”正如这首歌中所唱的,总有那么一首歌,它不仅足够经典,而且,对我们而言,更是独属于自己的回忆。

歌曲1:京剧《古城相会》

讲述人:张雅惠

老家院落里,有棵老槐树,树下摆放着一张古木桌,爷爷喜欢在桌上画京剧脸谱。放学归来的我,一进院门,就能看到爷爷挥毫的身影,大喊一声“爷爷”,便一股脑奔入爷爷的怀中。

放下书包,我便站在木桌旁,饶有兴致地看爷爷将那厚重的颜料变成一个个精美的脸谱。一点,一折,一拉,一转,爷爷粗糙的手仿佛变成了一只轻巧的蝴蝶,在五彩的颜料中穿梭,来去自如。不一会儿,一张气势汹汹的张飞脸便在爷爷的笔下诞生。

我看得新奇,便也拿起一支笔画起来,却怎么也画不出来,急得涨红了脸。爷爷看到了,笑了,轻轻拉过我的小手,慈爱地说道:“来,爷爷教你画。”爷爷的手掌稳稳握住我的手,在我们的笔下,一张脸谱慢慢成型。

直到夕阳的余晖斜射入院里,我们才拍拍手,大功告成!看着我俩共同完成的作品,我心里满是成就感,缠着爷爷,要爷爷给我唱段京剧。爷爷拿起刚画好的关公,摆在脸上,即兴哼出一段曲儿。“保定了二皇嫂途历艰险,一路上斩六将才过五关。黄河岸斩秦琪路遇文远,送文凭出虎牢又到汝南。眼望着古城地离此不远……”在爷爷饱含韵味的唱腔里,一个忠义豪杰、万古流芳的关云长便闯进了我的视线。

京剧唱段在院落里回荡,时而悠扬婉转,时而铿锵有力,那美好的唱段里,包含了一位老人对孙女的浓浓爱意。如今细细回味,那时的点点滴滴仿佛就在昨天。

歌曲2:高甲戏《渔夫与金鱼的故事》

讲述人:黄心怡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闽南人,打小开始,一到傍晚,我便带上小板凳,跟在大人后头,随着人流,去看高甲戏。

其实,大部分戏文的内容我都听不懂,基本靠周围人的讨论及演员的表演,猜个大概。印象中,高甲戏大多都是讲述家长里短、婆媳关系什么的。看高甲戏,对那时的我而言,更多的是喜欢那种大家围坐一起的热闹。

入读中学后,学校组织了一次观赏高甲戏的活动——《渔夫与金鱼的故事》。尽管有十多年高甲戏的熏陶,但那竟是我第一次听明白戏文的内容!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高甲戏还可以有这样的寓言戏本。它不像以往的戏文那样枯燥无味、晦涩难懂,相反,它活泼有趣,语言俏皮生动鲜活,听起来顺耳。我心无旁骛地听完,入心入迷!

自此,我再听高甲戏,多了份不一样的期待。

歌曲3:《爱在西元前》

讲述人:庄林

那一天,上课铃响后,全班同学百无聊赖地等着历史老师的到来。老师进来后,神秘一笑道:“今天,我们先来听一首歌,大家可以边听边猜歌名。”

“古巴比伦王颁布了汉谟拉比法典,刻在黑色的玄武岩,距今已经三千七百多年,你在橱窗前……”

音乐旋律一出来,不少同学就开始窃窃私语,歌曲《爱在西元前》很容易就被同学认出。汉谟拉比法典、祭祀神殿、苏美女神……听着歌曲,围绕着歌词,老师将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古巴比伦细细讲来。大家第一次发现,原来历史课也可以这么有趣。

这堂课过后,《爱在西元前》这首歌就经常在我们教室出现,就连五音不全的我,也能跟着旋律哼两句。以至于后来的地理课上,老师提到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时候,我就条件反射地想到《爱在西元前》这首歌。

歌曲4:《天黑黑》

讲述人:王晨璐

仲夏夜,蝉鸣声声,隐隐约约有歌声从记忆里复苏。“天黑黑,欲落雨,天黑黑,黑黑……”惺忪的眼前呈现的是慈眉善目的外婆的身影。

孩提时候的我,一刻也静不下来,整天和小伙伴们在山间田野里嬉戏打闹,回家时携带着一身的泥土,免不了爸妈的一顿教训。

外婆是我的保护伞,总在关键时刻出现,把哭得喘不过气的我护在身后。看着我那狼狈的模样,她又气又好笑,揉揉我的头,牵着我到院子里,收拾干净,她就抱着我,坐在摇椅上,边摇边唱童谣给我听。“天黑黑,欲落雨,阿公举锄要掘芋,掘呀掘掘仔掘,掘着一尾旋留鼓……”夏日午后,在闽南童谣声中,我看着天空,阳光似乎慢慢慵懒下来,我的睡意也随之而来。

时光荏苒,不谙世事的我已经长大,外婆也老了,夏日午后的童谣再也没有响起过。

“离开小时候,有了自己的生活,新鲜的歌新鲜的念头,任性和冲动,无法控制的时候,我想起还有这样的歌,天黑黑,欲落雨,天黑黑,黑黑……”多年之后,当我再一次听到熟悉的旋律,眼泪不由自主地滑下脸庞。这才发现,许久未见外婆,我很是想她。

歌曲5:《小苹果》

讲述人:艺瑶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当这充满激情的音乐再次回响,我的脑海里便浮现出那一群热爱生活、积极乐观的大妈大爷的身影。

前段时间,我们搬新家了。新家啥都好,就是正对着一个大广场,每天晚上,时刻一到,大妈大爷们便聚集在此,跳起广场舞。此时在家写作业的我,常常被歌声打乱思路,心里不免有些抱怨。

而在妈妈的不断鼓励下,奶奶很快也加入了广场舞队伍,每天雷打不动地下楼跳操。这一天,出门散步的我刚好遇上了大妈大爷们在跳广场舞。大家自觉排成队列,且陆续有人加入,踩着音乐节奏开始跳起来:向前迈半步,身体左转,手臂上扬……很快,我就发现了奶奶的身影,只见她跳到一半就跟不上节奏,但也只是笑一笑,很快调整姿势,继续跟着领舞一下下比画着。休息时,奶奶很快和身边的人聊起天来。

看着奶奶脸上皱纹舒展着,乐在其中的模样,再回想起奶奶自从跳了广场舞,因搬新家而产生的不适感减少,脸上的笑容明显增多,我对广场舞有了新的认识,那些广场舞伴奏听起来也顺耳许多。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楼下的音乐依旧准时响起,我不再抱怨,努力静下心,继续做作业。


Part 3

有些声音,对别人而言,它平淡无奇,甚至杂乱无章,堪称噪音。但对你来说,它却有着独特的意义,是独属于自己的美妙音符。

乐声1:叮当响声

发声主体:爸爸的钥匙串

讲述人:王祥斌

父亲是一位普通工人,一张黑黝黝的脸,腰间挂着一大串钥匙——钥匙有大有小,款式各不相同,颜色也各异,有银白色的,有金黄色的,有的是父亲单位的,有的是家里的,还有摩托车的。它们串在一个钥匙扣里,摇一摇,叮当作响,热闹极了。

清晨,窝在被窝里的我,迷迷糊糊听见了父亲走动时的钥匙声,父亲忙碌的一天拉开了帷幕。很快,钥匙发出的响声顺着楼梯一路回荡,渐行渐远。我爬起身,趴在阳台上,只见父亲骑着摩托车,走了。

夜幕降临,我耳边又传来一阵熟悉的摩托车声。很快,叮当响的钥匙声由远及近。我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去开门。门口,父亲满头大汗,看到我,开心地咧开嘴笑了。此时,母亲已经做好了饭菜,我们一家人围坐在餐桌边吃饭,其乐融融。

闲暇时,我提起了父亲的那一串钥匙,抖了抖,它发出了世界上最动听、最悦耳的美妙音符。

乐声2:哭笑声

发声主体:弟弟

讲述人:刘天依

随着一声洪亮的啼哭声,弟弟呱呱坠地。家中又多了一个新生命,莫名地,弟弟的哭声和笑声总能揪住我的心。

那一天,我正悠闲自在地蜷在沙发上,准备美美地看一会儿电视,突然,隔壁房间里传来一声响亮的喷嚏声。紧接着,耳边又传来了弟弟如洪钟般的啼哭声,歇斯底里的。我马上放下手中的遥控器,直奔房间。“哇,哇,哇!”弟弟正号啕大哭。只见他涨红着脸,双眉紧锁着,两只小手上下抖动。我一看情况不妙,想把他抱起来,不成想他哭得更大声了,哭声沙哑,喉咙像是哽住了。这下子,我慌了,焦急地大叫起来:“爸爸妈妈,快来看看呀!弟弟不知道怎么了!”

妈妈进来一看,轻轻地抱起弟弟,轻拍他的背部。妈妈说这是宝宝惊醒的反应,轻轻安抚他就没事的。

吁!我心里的一块石头才“扑通”一声落了地。从那以后,一听到弟弟哭,我总会放下手头的事情,飞奔到弟弟身边,轻轻安抚他。

又一次放学回家,我照例到弟弟房间看他。只见他静静地躺在床上,正津津有味地吮吸着自己的手指头。我轻轻地把他的手从嘴里拿出来,他吐了一下舌头,咧开小嘴巴朝我笑了笑。我忍不住亲了他一下,捏捏他的脸,朝他扮鬼脸,他竟然“咯咯咯”地笑出了声。哇!这可是我第一次听到弟弟这么大声的笑。

爸妈闻声而来。只见弟弟依旧“咯咯咯,咯咯咯”笑个不停,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两个小酒窝也露出来,还手舞足蹈的呢。

这笑声仿佛像一块小石头丢进平静的池塘,顿时荡起了一圈圈涟漪,我们都乐开了花,感觉这几个月以来带弟弟的辛苦都值得了。

从那天开始,我就常常使出浑身解数——跺跺脚,唱唱歌,做做鬼脸,就为博弟弟一笑。

亲爱的小弟,有一个人在时时刻刻地倾听着你的声音,关注着你的喜怒,那就是你的姐姐。你知否?

乐声3:“妹啊”的叫喊声

发声主体:外婆

讲述人:章雅茗

忙碌的茶季,一大早,我坐在门前的竹椅上,看着采茶阿姨陆续上山,望着小舅将采摘的茶叶以最快的速度运往庭院,一切都是那么平静、流畅。

“妹啊,吃饭咯。”外婆亲切的叫唤,把我飘远的思绪拉回。“来啦,来啦。”我屁颠屁颠地跑进院子,坐在餐桌边,看着一如既往的粥和鸡蛋,“阿婆,能不能换一下早餐啊?”外婆果断地说:“不行,农家鸡蛋多有营养呀。快点吃,吃完上幼儿园去。”

当我吃得快撑不下时,外公准备好摩托车了。我连忙冲向外公,说:“阿公,我们赶紧走吧。”然后冲厨房里的外婆说了句:“阿婆,拜拜。”外婆听见了,追出来:“回来,还没吃完呢!”而我早已坐上外公的宝座,“突突突”地出发了。

那时,外婆每天起早摸黑,除了田间劳作,就是照顾调皮的我。“妹啊,洗手吃苹果了。”“妹啊,你阿公从溪里给你抓鱼回来了。”“妹啊,……”

在我心中,外婆就是我的整片天。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这片天居然会塌!

看着病床上软弱无力的外婆,我心里难受极了。外婆慈祥地看着我,挥挥手,说:“妹啊,过来。”我慢慢挪步过去,坐在床沿,看着脸色惨白的外婆,泪珠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

外婆语重心长地说:“妹啊,别哭,外婆只是有点累了。以后要好好听话,大人们都不容易。记得好好吃饭。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阿婆,我知道了。”我抽泣着。外婆一把拥住我:“妹啊,乖,阿婆不会有事的。”……

就这样静静坐着,坐着。太阳都落下山了,但我期待的那一声“妹啊”却再也没有响起。


有人说,毁掉一首歌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设为起床闹钟铃声。大概因为,那仅仅只是一首歌而已,听多了,自然腻味。若是一首歌,一段乐声,隐藏着我们生活过的痕迹,里面有家人朋友对我们的爱,那我们可能百听不厌吧。


点击量:862    [关闭]
 
返回首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