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双胞胎
你好,双胞胎
2018-07-26 福建教育杂志社

■本刊编辑部

指导老师:雷碧玉 李依妹 林炳


有孪生兄弟姐妹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与另一个自己朝夕相处,形影不离,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目光的焦点;不但经常被认错,还总是被问谁是更早出生的那一个,是否有心灵感应的问题更是不绝于耳。生活中总有对方的二分之一真的值得羡慕吗?带着你的关心和好奇心,翻开双胞胎这本“故事书”吧!


双胞胎异事录

如果光是看到双胞胎就让你啧啧称奇,那么以下这些发生在双胞胎身上的奇事异事,一定会让你惊得张大嘴巴。

镜像双胞胎

我们常说双胞胎看到对方时就像在照镜子一样,虽然这是一种夸张的说法,可对于英国的Naomi和Hannah姐妹来说一点也不夸张,因为她们就是名副其实的“镜像双胞胎”。姐妹俩不仅长得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身体特征还如同照镜子般反向对称:一个是左撇子,一个是右撇子;一个头发向左旋,一个头发向右旋。换牙的时候,一个掉下了左边的一颗牙,另一个就掉下右边对称的一颗牙。

肤色不同的双胞胎

大多时候分清一对双胞胎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他们长相相似,身高相近,有时还会打扮得一模一样。但你绝不会认错英国的Lucy和Maria姐妹,甚至不会将她们和双胞胎联系在一起,毕竟谁都难以置信两个肤色不同的女孩竟然是一对双胞胎。这对姐妹的爸爸是英国人,妈妈是牙买加人,Lucy继承了爸爸的红发白皮肤,而Maria则和妈妈一样,有着棕色皮肤和一头浓密卷曲的黑发。不同于别的双胞胎在为总被认错而烦心,她们的烦恼则是没有人相信她们是双胞胎。

感官相连的连体婴

你听说过连体婴儿吗?在二十万分之一的概率里,母亲们可能诞下身体相连的双胞胎。加拿大的Krista和Tatiana姐妹在本是罕见的连体婴群体里显得更为稀奇,因为她们的大脑连通,能够通过对方的感官,感受彼此所感受的一切。起初,她们的母亲发现,当医生为其中一个孩子注射时,另一个孩子仿佛能感知到姐妹的疼痛,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当一个孩子咬着奶嘴时,另一个孩子也会安静下来,就好像同时吮吸着奶嘴一样。更神奇的是,即使母亲捂住其中一个孩子的眼睛,这个孩子也能准确说出她姐妹所看到的东西。这对心灵相通的小姐妹,已经一起走过了12个年头。


抱歉,我们不是双胞胎

也许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和你长得极为相似的人,当他有一天出现在你面前时,你会不会怀疑有个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姐妹?有些幸运儿就偶然遇见了“另一个自己”,不过别误会,他们真的不是双胞胎!

“天呐,坐我旁边的这个哥儿们和我长得好像啊!”也许是命中注定,两个相像的陌生人相遇了。当一名男士乘飞机参加朋友的婚礼时,猛然发现坐在身边的乘客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缘分难求,机会难得,当然要一起拍张照啦!


老爷爷Neil退休后搬到了一个陌生小镇,开始了颐养天年的生活。令他不解的是,刚到镇上,居民们就像老朋友那样热情地和他打招呼,还称呼他为“约翰”。“我不认识你们啊,况且我也不叫约翰!”后来他才知道,原来他和镇上的老校长约翰长得就像一对双胞胎。


来自加拿大的摄影师Francois开始了一项独特的摄影项目,他寻找一对对毫无血缘关系却长相相似的陌生人,让他们在普通的背景下,摆出平常的姿势并拍下合照。照片上的人们就像一出生就被分开的双胞胎重逢了。


多去博物馆走走吧,兴许也能找到属于你的“双胞胎”。一个名叫小雪的日本女孩在逛博物馆时,偶然发现自己和一张元朝皇后的画像撞了脸。在她把合照发布在网上后,网友们便开始了在博物馆寻找“双胞胎”之旅。


我的二分之一

我们有超于常人的心灵感应,我们是对彼此又爱又恨的欢喜冤家。有了你,我的世界变得与众不同。有了你,我的生活变得圆满且光彩熠熠。

一号双胞胎:林雨菲、林雨凡姐妹

我看妹妹:妹妹既自恋又贪吃。她常在镜子前称赞自己帅气,吃起东西来也不在乎食物有没有洗干净。可她对我特别大方,我看中的东西她都会毫不犹豫地让给我。

我看姐姐:老姐有颗“少女心”,只要是粉红色的东西她都想收入囊中。可她偏偏又是座“千年冰山”,总是挂着一副苦瓜脸。不过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其实她可逗了!

趣事大播报:一天,妈妈煮了我最爱吃的面,不一会儿我就吃了个碗底朝天。突然,我发现菜盘里还静静躺着一根面,一眨眼的工夫,这根面就进了我的肚子。这时姐姐来了,她惊讶地问:“你是不是把盘子里的面吃了?”我点点头。姐姐大吃一惊:“那是我从垃圾桶旁捡的!”我一听,顿时胃里一阵翻滚,急忙冲向水池,身后传来了姐姐的爆笑声。

二号双胞胎:郑宸、郑晖兄妹

我看妹妹:妹妹虽然瘦弱又看似乖巧,其实是个“野蛮女孩”,经常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对我大发雷霆。不过她聪明可爱,为人十分仗义。

我看哥哥:哥哥胖乎乎的,肚子像皮球一样,靠上去别提有多舒服!他经常辅导我的功课,还为我加油打气,有好吃的也不忘留给我。

趣事大播报:一次我和妹妹因为小事争执起来,口角之争越演越烈,最后变成了“手脚之战”。妹妹摘下拖鞋大喊一声:“受死吧!”随之将拖鞋扔向我。我敏捷地躲开了,谁知拖鞋砸到墙后反弹回去,砸中了妹妹。“打人不成反被打!”我捧腹大笑。哪知妹妹还不罢休,趁我欢笑之际冲上前来,把我“狠打”了一顿。

三号双胞胎:洪炜媛、洪炜城姐弟

我看弟弟:他做事比我快,成绩比我好,妈妈总让我以他为榜样。当我伤心难过时,他总会扮小丑逗我笑。

我看姐姐:她活泼爱笑,是家里的“开心果”。她爱和我唱对台戏,无论我怎么哀求她,她就是不让我当哥哥,一点姐姐的样子都没有!

趣事大播报:其实我只比弟弟早出生一分钟,他不服气,总想成为哥哥。“我个子比你高,力气比你大,我们商量一下,能不能让我当一天哥哥?”“不行!”“要不由你决定下次生日去哪玩?”弟弟央求道。“不换,姐姐就是姐姐!”其实,看着他那么想当哥哥,我还是挺同情他的。


点击量:834    [关闭]
 
返回首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