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与正心:古人的智慧
修身与正心:古人的智慧
2018-12-28 福建教育杂志社

本刊编辑部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章伟文说过:“中国传统文化特别关注人的身心健康,以妥善安顿人们的身心生活为己任,这是我们传统文化的精神生命之所在。”这句话精准地指出了我国传统文化中的“修身”“正心”的成分。古人所言的“身”“心”更多时候是与“齐家”“治国”“平天下”相联系的。而当前,我们谈“身”“心”,其所指范围已经缩小,多指生理与心理的问题。其中之不同自当辨明。

  但是,不同并非意味着绝对隔绝。我们也应该看到,文化传统中的一些关于“身”“心”的表述仍可为借鉴。比如,“身”与“心”,何者为重,何者为轻的问题。对此,泰州学派的王艮有一句话讲得很清楚:“安其身而安其心者,上也;不安其身而安其心者次之;不安其身又不安其心,斯为下矣。”安身与安心两者中,安心是更重要的,但是最高层次是既安身又安心。

  那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能够给我们提供什么“既安身又安心”的文化资源呢?至少有以下几种:思想(哲学)资源,文学资源,以及个体生活方式——当然,并不是说只有这三种资源。以下且一一简论之。

  思想(哲学)资源方面,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早在先秦时代就为我们构筑了“身心一体”的精神大厦。以老庄道家思想为代表,老子的“无为”“无欲”“无求”说,庄子的“养生”“心斋”说,这些都是一些经典的论述。儒家的一些表达亦体现了身心一体的观念,其“心性论”与“身体论”是一体两用的关系,比如孔子称赞颜回的话“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这样的哲思为我们提供了安身立命的精神根底。

  文学资源方面则更为丰富了。诗、赋、词、曲、剧,多样的文学样态造就了中华民族丰富的文学遗产。“神韵”“娴雅”“疏野”“飘逸”,这些我们特有的文学观念,既是人生的精神言说方式,亦是与主体修身密不可分的。我们于其中可以体会到宁静与闲适,在躁乱时平复心情,在迷茫时开阔心扉……这些文学资源所蕴含的“美”令我们享之不尽。

  至于个体生活方式,我们能从各种典籍记载中看到古人独特的自我生存状态。这些方式表达尽了他们的生命张力及人生体验。在司马迁的人格中,在魏晋人物的风度中,在李白的狂放中,在苏轼的豁达中,我们见到了一种生命的高度自觉。在困顿、迷惘时,我们能想见其人,想见其风采,并汲取他们的力量,来安放我们的身心。

  钱穆在《人生十论》中说道:“如何保养我们的身体,如何安放我们的心,这是人生问题中最基本的两大问题。”当我们的人生遇到这样或那样的身心问题时,回归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脉络、资源中,我们或许会有一种轻盈的身心解放之感。



点击量:844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