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教师,新的生命实践者
新的教师,新的生命实践者
2018-04-25 福建教育杂志社



当今的教师应该是怎样的,应如何定位自己?要回答这类问题,我们需要看一下自身所处的时代环境,因为对教师“精神气质”的要求必然需要契合这个时代。

须知,不同的时代、社会总会赋予教师新的使命。在中国教育史上,教师的发展经历了几个节点:周朝时期,文化与政治一体,所以“官师合一”,由官吏充当教师;春秋时代,孔子的讲学授徒,揭开了私学的序幕;两汉时期,在经学氛围的笼罩下,教师是儒术的推崇者,着重于儒家经典的传授;到了唐宋,由于科举制度的推行,教师多注意到考试的取向;直至近现代,由于所处社会环境的变化,教师职业更是经历前所未有的大变动,教师群体更注意吸收外来文化,努力成为具有现代意识的人。

因此,我们今天谈教师,就是要探寻其中不断变化的成分;不同的时代,对教师提出了不同的要求。换言之,新时期的教师形象,被时代赋予了更加丰富、更为立体的深刻内涵。

铿锵的时代之音,在教育界奏响,要求做好教师和校长队伍建设;做“四有”好教师、做学生的引路人,指明了这个时代的要求。党的十九大,吹响了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时代号角。这些都为当今教师的应有姿态指明了奋斗的方向。

当然,明了这些要求,更重要的是要去实践,要把这些内涵落实到自己的教育教学中。一位教师要“知”,更需要“行”。或许,有的人会在新的要求、新的形象转变面前犹疑、退缩。但须知,从根本上说,教师践行这个时代的要求,从而发展了自己,这是一个生命实践的过程。

一个浅显的道理:人的发展首先是他生命的发展。这种发展就是褪去旧有的外壳,即使这种外壳表面上看起来鲜艳,但加在自己身上久了,很可能就成为枷锁了。

教师也是如此,如果一直沉浸在过往的“设定”“成绩”中,如果还是以几年前,甚至十几年前的标准衡量自己,断然不可行。且不说这已经不合时宜,更无论其让一些人的精神处于画地为牢、裹足不前的状态。

所以,这时候,我们就应该在心底里有这样一种渴望:“我”的发展是内心的强烈愿望,“我”要让自己的生命不同。

儒家说“日新”“自强不息”,强调的正是一种自我更新的生命。

“不断努力进取者

吾人均能拯救之。”

这是歌德《浮士德》里的话。歌德认为,从这几行诗中可以看到“浮士德身上有一种活力,使它日益高尚化和纯洁化”。如果略去这些诗行中的宗教氛围,我们也可以说,这种活力就是一种永不知足、不断向上的自觉。

当今的教师正需要这种生命的意志。

说到底,教育对人来说,本身就是“更新性”的活动。这种更新不仅是教育对象(学生)的成长,也是教育者(教师)自身的发展。教师的生命过程就是在面对一群群新的学生,面对不断发展的社会、时代环境,以阳光、浪漫和浓烈的激情,成就自己的意义。

只有在这样的生命实践中,人才有可能一步步走出小我、不断开拓存在的可能性,才更可以站在时代的高处认清自我实现、自我完成。这是教师精神状态的充实和圆满。

这样的生命才是美好和自由的。



(原文刊于《福建教育》20182月刊)


点击量:673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