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课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课程立场?
敬畏课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课程立场?
2018-05-30 福建教育杂志社

敬畏课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课程立场?

厦门市思明区教师进修学校魏登尖



《福建教育(小学版)》2018年4月版发表了《课程领导,撬动学校综合变革的“支点”》一组文章,文章中有来自一线教育实践领域的学校探索,也有来自高校课程专家的理论审视,有趣的是,这组文章不只是对课程领导从不同角度进行探讨,还在于进行理论与实践的隔空对话。于我而言,这种形式引发的思考是,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课程立场?

一、实践立场:敬畏课程的真实存在

学校课程建设不是听出来的,不是看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而是实践出来的。有真实的实践过程,有扎实的研究进程,方有真实的课程智慧诞生。我们能够看到文章中从课程整体构建、从课程领导及从某一课程所进行的探索。对于当前的基础教育现实来说,勇于进行课程实践探索已经是成功的先兆,已经是值得鼓掌庆贺的。历经十多年的校本课程建设实践,真实存在的课程建设不容乐观,我们对课程建设缺乏政绩主义之外的价值追求,更缺乏探索的基础性与纯粹性。审视课程的实践立场,不是说没有实践,而是应有纯粹的、扎根的、真实的实践,这样的实践立场核心是学生,是教师,是学校教育的常态,而不是空中楼阁。

二、理论立场:敬畏课程的事理逻辑

课程并不是一个新事物,也不是一个没有基础的进程,其根植的是我们的教育实践与教育场域,是具有丰富的理论基础的。高深化的理论不是实践所需要的,更不是理论问题解决所需要的,理论立场的回归应是能够指向实践的,是为实践指明路径的。所幸,这组文章的课程事理逻辑是清晰的,没有理论的高高在上,是能够给予实践营养的。但我们在实践探索过程中,是否对理论立场有足够的回归,是否对课程的事理逻辑有足够的敬畏之心,这是课程建设质量的核心保证。敬畏理论,是弄明白理论,而不是追求高深理论,是追寻课程逻辑的实践表达。从这一点来说,我们的课程实践还需要很长的专业发展过程。

三、对话立场:敬畏课程的激荡创生

我们应该意识到,在这样的一个大变革时代,经验的价值和理论应用的价值已经在不断弱化,而教师的专业发展道路也不仅是经验获取就能够达成的。大量的研究表明,教育要回归常识,但这种常识的回归不是回归旧有的理论与经典经验,而是要回归与这个变革转型时代相互激荡与对话而产生的新教育理论、新教育实践表达,是走向自主创生和自我更新的实践性变革研究。课程理论与实践的对话立场,表达的是与时代同行、与专家同行、与理论同行、与同伴同行、与经验同行,其实质是要不断创生新实践、新路径、新理论、新表达,从而实现课程建设的新常态、新节律、新境界。




点击量:292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