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如桂香氤氲
记忆如桂香氤氲
2017-09-28 福建教育杂志社

记忆如桂香氤氲


连城县第一中学 \ 傅开容



三年前,在那个桂香氤氲的季节,我调到高中母校任教。

当时的心情颇为复杂,有点雀跃,也有点忐忑。母校已历经百年沧桑,不仅有蓊郁的树木,更有优良的传统。我希望自己能尽早融入她的血液里,又担心自己才德不足,生怕损伤了她一丝一毫的荣光。

学期伊始,我将自己的QQ号、手机号以及电子邮箱等向学生公开,便于他们与我联系。周末,男生李便在QQ上加我为好友;接着,又发来好几首古体诗,请我点评,态度热切,语气诚恳。

初读李的诗,我颇为诧异:十五六岁的少年,热爱古典诗词的或许有之,但当真落笔创作的,却寥寥无几。再读之后,我又暗暗摇头:李写的古体诗,境界狭窄,一味的伤春悲秋,满篇尽是冷雨凄风;况且用字生僻,不讲韵律,与古典诗词相比较,形似尚不足,更遑论神似了。秉着坦荡交流的心理,我把自己的阅读感受在QQ上如实地回复给李。

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立刻回复了我,言辞激烈且刻薄。他认为,我只是专科毕业的老师,只配去教小娃娃;待在这所重点高中,只会误人子弟。他还讥刺我,说我对古典诗词一窍不通,根本没有资格指导他。

他的这番话语,如一盆冷水,迎头泼来。纵使当时是秋阳暖照的午后,我心如冰冻,手足俱冷。那一年,是我从教的第十个年头,此前已经教过好几届学生,从未被学生施以如此的质疑和奚落。

过了许久,我终于冷静下来。我知道,这样狂妄且桀骜的学生,倘若此时不能令他心悦诚服,未来三年,他必将轻视于我。身为一名教师,却被学生如此轻视,我内心是不甘的。

针对李所说的学历低浅的问题,我先将自己的本科毕业证和硕士学位证拍下图片,发给他看。那一刻,我突然由衷地感谢我求学过的这两所大学,它们的名字如此熠熠生辉。至于李所怀疑的我的诗词鉴赏能力,我也将我的本科论文和硕士论文的封面拍下图片,发给他瞧。我的本科毕业论文是关于李清照咏物词的探讨,硕士论文关注的是古典诗词的读写结合。爱好古典诗词这么多年,虽不敢说领悟了古典诗词的精髓,但它的千般滋味万种风情,我还是有一点点心得的。

我只是发了这四张图片,其余的便未置一词。我想,倘若李果真是重学历爱诗词的学生,他应当不会没有触动。

果然,QQ那一端,悄无声息。我不知,那一刻的李,是心潮澎湃,还是静水微澜。然而,我明白,在气势上压倒,只是一时的权宜之策;今后在教学上如何做到名实相副,而不是顶着母校的光环,却在教书育人的生涯中碌碌无为,这才是我应该深思的。

之后,怕李尴尬,我并没有直接找他,与他面对面地交流,只是送了两本与诗词有关的书籍给他。一本是王力先生的《诗词格律》,另一本是徐晋如先生的《大学诗词写作教程》。我想,倘若李真的爱好古典诗词,这两本书给予他的,将胜过我对诗词的万千解说……

此后三年,我一直担任李的语文老师。我看着这个执著于古典诗词的少年渐渐转变为沉迷于数理化的学生,内心感慨不已。我见证了他的得意与失落,坚定与彷徨,自信与怀疑,希冀与恐慌。三年的光阴,三年的相处,足以解除芥蒂,足以生成情谊。

深深记得,高考前,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在桂树枝影扶疏的走廊边,李恳切地对我说:“老师,我一直很感激你,对我如此宽容。即使我做得再过分,你也不曾对我说过半句重话。”


傅开容老师的文字,朴素中透露着真挚,平实中透着真诚!原文刊载于《福建教育》 B 2017年1、2合刊。

点击量:58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