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价体系改革是新高考改革的关键
评价体系改革是新高考改革的关键
2017-12-22 福建教育杂志社

评价体系改革是新高考改革的关键


厦门市第六中学 / 张 斌


认真研读了《福建教育》“寻路新高考系列”以及与此话题相关的多篇文章,受益良多,这组文章从各个角度分析、评价了新高考,各种利弊分析成熟、到位,是一线教师走近高考改革、认识高考改革的上好素材。

笔者是一位长期战斗在高考一线的“老战士”,在高考上收获了很多成功的喜悦,也经历了一些无奈。近十来年,笔者以年段长、教务主任、校长助理等身份管理了8届高三,幸运地见证了8位我省高考状元的诞生,更幸运的是,有4位状元是笔者的学生。收获了自己所在团队的学生在提高综合素质的同时高考成绩依然出色的成功案例,也看到了部分考生为高考成绩牺牲了创新精神、求知欲望、生活能力、身体健康等对他们成长更为重要的东西,笔者对高考改革的认识逐渐成熟,慢慢形成了自身对高考改革的看法。

一、高考改革势在必行

评价体系改革是新高考改革的关键。卢梭提出的“剧场效应”我们应尽力避免,有人先站起来了要有人管,而且要形成大家一起管的氛围,维护正常的秩序。

随着新高考改革方案的大面积实施,差别化、个性化教育时代已经到来,这给现行的中学教育与管理模式带来不小的冲击,迫使校长和教师积极思考如何转变观念、有效回应新的育人要求。“寻路新高考系列”中,部分文章解读了教育部新高考改革的精神,阐述了“走班制”“导师制”可以满足学生个性化发展,提出新的学生管理模式和机制必须从单一的行政管理方式转变为多元化的合作治理方式;部分文章总结了上海、浙江的经验,提出新高考背景下学校面临的突出问题和解决策略,在建议增加高中教师编制、推进课程体系建设、重视学生生涯规划、多元的网络课程建设等方面,有很好的论述,也提出了不少有价值的观点,值得一线教师认真研读。

二、高校招生评价体系的改革

现行高考招生制度已不能完全适应经济社会和教育事业发展的现实需求,高考招生制度改革的目标,是有利于高校优化人才标准和评价方式,科学甄别、选拔合适的人才;有利于引导基础教育深化改革,促进学生全面发展;有利于促进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公平,保障教育公平和社会公正。高考招生制度除了为高校提供选拔人才的依据外,还被赋予了更多功能,成为社会流动的阶梯,关系着社会的稳定和公正。高考招生制度改革内容设计上十分复杂,主要涉及入学考试、招生录取和招生计划分配等重要环节。本次入学考试制度改革的主要内容包括:调整入学考试方式和科目、改革入学考试内容、完善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突出对学生知识融会贯通能力、分析与解决问题能力和综合素质的考察,发挥高考的甄别选拔功能和对基础教育的导向作用,扭转基础教育过度强调应试的倾向和高中学生偏科的现象。

在上海、浙江的试点改革过程中还存在一些问题,高校招生评价体系的不完善就是一个主要问题。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讨论十九大报告时说:“过去的5年是教育改革全面深化的5年。在高考招生制度改革方面,今年上海和浙江试点已经落地,经评估取得成功,尽管还存在一些需要完善的问题。”存在什么问题呢?笔者认为,大学招生的科目设计,导致中学选课中出现问题。新高考改革的一大亮点是以多元评价方式引导基础教育深化改革,朝着正确、合理的育人方向前行。诚如这组文章中的《新高考时代,学校管理如何转型?》一文所言:“综合素质评价,让学生评价从‘千人一面’走向了‘千人千面’,有助于破解高中办学同质化问题,推动高中教育特色化和多样化发展,也是我国人才选拔和评价机制越来越与国际接轨的体现。综合素质评价的实施,从一定程度上分解了‘唯分数论’的生存土壤,改变了过去长期饱受诟病的‘一考定终身’现象,将单一的学生评价方式变成由学校、家庭、社会等多元主体共同参与、强调过程性和个性化的评价方式,从量化评价走向量化与定性评价相结合,有利于学生全面发展、个性发展,实现多元成才。”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考生基于自身利益所做出的个体行为选择导致了集体非理性,从而造成招生制度的效果低于预期,招生制度没有达到设计者的目的,也引发了许多问题,频频遭受公众的质疑。因学生选科时趋利,造成部分学科(如物理)没人学,对学生进入高校后的培养也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高校可以通过改变科目设置,优化招生中的评价体系来扭转这种局面。如高校在招生时增加选考科目的限制,改革选修课目的评分体系,改变目前的按位次给分的规则,让选修课目的评价真正与学生水平一致。

三、中学教师评价体系的改革

在福建省物理高考研讨会上,北京大学的卢晓东博士独辟蹊径地用武侠小说中“一指禅”和“子弹”的例子提出了“范式陷阱”的概念:他指出,每种常规科学都形成了一定的范式,在旧的范式中学习越多、掌握越精确、不断在旧范式中取得成功的人,其陷入旧的范式陷阱就越深,越难跳出陷阱而做出创造。目前,我国的高中教育中,笔者认为作业量与学习成绩正相关等认识是新的“范式陷阱”,部分教师在加大作业量、增加辅导时间这些旧范式中取得过成功,并深陷其中,在教学模式、考试制度和内容方面强化了“范式陷阱”,不利于学生的进一步提高。而部分学校对教师的评价常常是简单频繁的成绩排名,强化了教师用增加学生负担的方式来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的“范式”。长期这样做,学生的思维只会停留在如何套题上,对能力的提升不利,在高考中也常因题目的一点点变化而不知所措。各科均这样做问题就更大了,学生可能花了大量时间还考不出好成绩。中医的每一味药均有疗效,也有副作用,若所有药一起下,病人不被毒死也会丢掉半条命。

“无序”的结局通常是“双输”“多输”甚至“全输”,到最后,往往没有赢家。所以,秩序和法律就显得重要了。“良序”的出发点不是维护局部利益的最大化,而是维护整体利益的最大化。

学校不能简单地用班级平均分评价教师,因为那样做有失偏颇、制造隔阂。笔者的建议是:按团队评价教师,引导教师们形成合力。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自我封闭的人水平很难提高,甚至会不断下降。如果以团队合作的形式,每个人都可以发挥特长,把所有人的特长全部加在一起,能起化学反应,这个团队就非常强大了——不仅可以提高课堂教学和习题训练的质量,还能提升学生对教师团队的信任感。要做到齐心合力,就要有量化加模糊的合理评价体系,重视过程的评价。

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如果频繁地给学校排队,不给学校一定的时间、空间,也会给学校压力,并传导给教师,让教师在教学中采取短视的方法,让学生负担过重进一步恶化。如这组文章中的《新高考时代,学校管理如何转型?》一文所言:“在新高考时代,我们评价一所学校的办学质量,不能只盯学生考试成绩的提升,更要关注学校的课程设置和管理是否给学生成长和发展以空间。学校对学生身体健康指标的控制、对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培养、对学生实践能力的提升等,以及学校对这些方面的多年大数据积累、存储和使用情况,都是评价现代学校的基本指标。

客观事物皆具有两重性——确定性与模糊性。而教育作为一种以人为主要研究对象的社会范畴,是一个远比生物学和物理学更复杂的研究领域,教育的诸种特性构成教育状态的复杂性,与这种复杂性紧紧相伴的便是教育现象的模糊性。正因如此,对教育问题的量化处理要比对物理现象的精确测量和统计困难得多。我校教育管理中较多采用模糊聚类分析和模糊综合评判等模糊量化的方法,笔者在十几届高三教学管理中,不断探索优化模糊量化的评价体系,取得了不少出乎预料的成功。

文末,要感谢《福建教育》“寻路新高考系列”以及与此话题相关的多篇文章带给笔者对高考改革的启发。近三十年的高中教学探索,让笔者越来越坚定地认为:只要改进评价体系,调整教师的心态,激发学生的求知欲望,学生素质的全面提高和高考好成绩的取得是可以兼顾的。

(原载自《福建教育》总第1144期)


点击量:108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