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教学有效性,我们在谈什么
关于教学有效性,我们在谈什么
2018-04-28 福建教育杂志社

“有效教学”的理念是20世纪之后才有的,源于西方的教学科学化运动。受科学思潮的影响,以及心理学、行为科学的发展,人们开始关注教学的心理学、社会学等的科学理论基础,并运用科学的方法来研究教学问题,“有效教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来的。因此,当我们在谈论教学的有效性时,我们是基于科学的理论和科学的方法在谈。也就是说,我们会关注教学效益、教学策略,以及会关注可测性和量化。

“有效教学的核心就是教学效益。”所谓“有效”,主要是指“通过教师在一段时间的教学后,学生所获得的具体进步或发展”。崔允漷主编的《有效教学》一书是这样定义“有效教学”的:“在符合时代和个体积极价值建构的前提下,其效率在一定时空内不低于平均水准的教学。”其中,“符合时代和个体积极价值建构”说的是一种判断标准,反映出一种教育的价值观。同时可以看出,“有效教学”理念的重要核心是关注学生的需求。因此,当我们谈论教学的有效性时,我们最先要谈论的是教育的价值观,而这种价值观是关注学生需求的。

2012年,《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以下简称《指南》)颁布。《指南》明确提出,它的目标是“为幼儿后继学习和终身发展奠定良好素质基础”,要“促进幼儿身心全面和谐发展”。为了达成这样的目标,《指南》提出,我们应当理解幼儿的学习方式和特点,“幼儿的学习是以直接经验为基础,在游戏和日常生活中进行的”。由此,大家将目光聚焦到过往被忽略的游戏上,并对集体教学作重新审视。因此,我们在谈集体教学有效性的时候,我们是基于“为幼儿后继学习和终身发展奠定良好素质基础”“促进幼儿身心全面和谐发展”的教育价值观来谈的。

作为一种教学方式,集体教学本身兼具利和弊。从理论上来说,它高效、经济、公平,对幼儿学习和发展的引领性强,系统性强,有助于形成学习共同体,培养幼儿集体感。但这些优越性需要前提条件,只有运用得当,才可能有所发挥,否则将导致严重的弊端,如与幼儿需求不吻合,使幼儿的主体性难以发挥,幼儿个体差异难以得到关注等。

在谈集体教学的有效性时,我们会谈到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教师。一方面,追求集体教学的有效性势必要求教师具备反思的意识和求发展的内驱力。正如《幼儿园教师专业标准(试行)》在“基本内容”中指出的“反思与发展”是教师应该具备的“专业能力”,教师应“主动收集分析相关信息,不断进行反思,改进保教工作”“针对保教工作中的现实需要与问题,进行探索和研究”。另一方面,幼儿园为教师的教学提供支持也是亟待考虑的。因为,每一所幼儿园里的教师都具有个体差异性,要求每一位教师在短时内都具有高水准的教学能力是不现实的,因此幼儿园必须考虑如何为教师提供具体的帮助。对此,朱家雄在《教学的“产出”和“产能”——五谈幼儿园教学的有效性》中建议:“而今,为了达成幼儿园教学有效性,减负增效已经成为当务之急。所谓减负,指的是要减轻教师负担……不要让教师去做自己不会做的事情……所谓增效……要明确每个教师能做的是什么,而不只是应该做到的是什么;要明确如何花费最少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去做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并在此过程中不断提高自己做事的能力。”

基于以上考虑,我们策划了本期《关注》——《不罔不殆,再谈集体教学有效性》,与您一起深入探讨提高集体教学有效性的思路与策略。

文 郭向纯

点击量:760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