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 | 翁乾明:我所理解的自然教育
管理 | 翁乾明:我所理解的自然教育
2017-07-28 福建教育杂志社

教育部福建师范大学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 翁乾明


一、自然教育的内涵诠释

2016年12月,教育部等11个部门共同下发了“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要求各地将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所谓“研学旅行”,其实就是有计划、有组织地通过集体旅行、集中食宿等方式,把研究性学习和旅行体验相结合的校外教育活动。实际上,“研学旅行”就是自然教育的重要形式。

那么,何谓自然教育?它有狭义与广义之分。狭义上的自然教育就是卢梭主张的自然教育。用卢梭的话讲:“就是遵循人的自然本性,使教育与人的身心发展的各阶段相一致,既不要超前,也不要滞后”的教育。广义上的自然教育则是集自然主义教育家思想之大成的教育。但它们的基本内涵是:教育的出发点是以儿童为中心;教育的目的是促进儿童自然而自由的发展;教育的方法应顺应儿童的自然本性。

自然教育中的“自然”,大致有如下含义:一,自然界及其法则;二,人的自然天性;三,相对于“人为”的自然;四,儿童的自然状态。所以,自然教育直观意涵就是:贴近大自然、符合人的天性、减少人为干预、回归自然状态的教育。从本质上讲,自然教育就是服从自然规律、顺应儿童天性的教育。当然,人是社会性动物,社会发展也有其内在规律。顺应时代发展的趋势,也应当成为自然教育的应有之义。

自然教育的核心是“归于自然”,发展天性,其目的是培养“自然人”。所谓的“自然人”,是充分自由地成长、身心协调发达、能自食其力、不受传统束缚、能够适应社会生活的一代新人。“自然人”既不依赖于人,也不向人夸耀,从小以自然为师,身体健壮,头脑聪明,富有见识。他们并不是奔走于荒野中的野蛮人,而是生活在社会中,不被欲念、偏见、权利所控制,而怀抱善良之心,用眼观察,用心思考,用理智判断,能够独立自主地自然而然地掌握自己命运的人。

卢梭是自然教育的代表性人物。他认为,良好的教育,应当是自然的教育、事物的教育、人为的教育三者协调一致的教育。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强调自然教育呢?他是这样论证的:“在这三种不同的教育中,自然的教育是完全不能由我们决定的;而事物的教育有些方面能够由我们决定;只有人的教育才是我们能够真正加以控制的。”因此,应该以自然的教育为中心,让事物的教育和人为的教育,顺应或服从于自然的教育,使这三方面教育协调一致并趋于自然的目标。然而,我们当今的教育,自然的教育太少,而人为的教育太多,因而很难培养出心灵手巧的“自然人”。

二、自然教育的发展历史

自然教育源远流长。可追溯到中国的老子、孔子、庄子,古希腊的柏拉图、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等一大批名家哲人的思想观点。如,《礼记·中庸》开篇就写道:“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意思是:人的自然禀赋叫做“性”,顺应禀赋发展叫做“道”,掌握“道”的过程就是“教”,简直涵盖了自然教育的全部精髓。

到了17世纪,捷克的夸美纽斯形成了“客观化”的自然教育思想,他把旧学校比作“儿童的恐怖场所,才智的屠宰场”,认为教育要依据人的自然本性,所提出的教学直观性、启发性、量力性、渐进性、巩固性和针对性等原则,至今依然熠熠生辉。到了18世纪,卢梭基于“自然”与“自由”的理念,围绕如何适应儿童内在的自然本性,对教育目的、儿童观、自由教育、感觉教育、主体性、消极教育等问题进行了系统思考,构建了“主观化”的自然教育思想,成为自然教育的代表性人物。

到了19世纪,裴斯泰洛齐、赫尔巴特、第斯多惠、福禄培尔、斯宾塞等教育家,尤其是赫尔巴特,进一步发展了自然教育。他们从教育学与心理学的结合上,探讨了教育目的、教育内容、教学过程、教学方法、教育管理,以及德育的心理学化,逐渐形成了心理学化了的自然教育思想体系。19世纪末20世纪初,杜威提出了教育即生长、教育即生活、教育即经验的改造的理念,主张从“从经验中学”“从做中学”,使自然教育更加接地气。

自然教育理念在全世界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回应。如,维果茨基、苏霍姆林斯基等教育家都是自然教育的拥趸。苏霍姆林斯基认为:“大自然希望儿童在成人以前就要像儿童的样子。”他在帕甫雷什中学,让学生通过户外的活动和体力劳动强身健体;在大自然中种植瓜果蔬菜,养成道德的行为习惯;一周2次到大自然中上思维课,培养活跃的智力;每个年级都拥有一块劳动领域,用以点燃劳动热情;所有学生整个下午都参加各种课外小组活动,小组数达到一百多。他认定:“自然界是思维的最丰富的源泉,是创造性、探索性的智能最丰富的源泉。”儿童自身“那不可抗拒的力量”如同“太阳使向日葵随着它转的那股力量”,都应倍加珍惜。其实,我们现在搞的课程改革,从理念到实践,都在朝着自然教育的方向前进。

综上所述,自然教育之要义是:让自然的儿童,在自然的环境中,以自然的方式,去自然地学习。还可以更简练地概括为:以自然育人,自然地育人,育自然之人。最终回归自然,回归生活,谋求个人与社会的和谐发展。

三、自然教育的典型特征

自然教育涉及面很广,在此特强调以下几点。

1.自然教育是亲近自然的教育

苏霍姆林斯基宣称:“人曾经是,而且永远是大自然之子。”在卢梭看来,大自然就是一部有用、真实和易于理解的大书。他呼吁:“用实际的实物。用实际的事物。”强调身临其境,身体力行。当儿童置身于大自然,嬉戏于山川原野、痴迷于花鸟虫鱼、陶醉于江河湖海时,其感觉能力、观察能力、探究欲望、审美情趣、生命活力都会获得很好的激发,其内在自然会被外在自然所唤醒。儿童天生喜欢玩沙土,在成人眼里太没意思了,但在儿童心中那就是整个世界。而如今,儿童整天被框在钢筋水泥中,死记硬背、勤学苦练,远离了大自然,很难形成活跃的能力与智慧。

2.自然教育是焕发活力的教育

生活在人造世界里,人们日益淡忘了自然之于生命发展的基础性与本源性的意义,日益迷失了作为自然一部分的自我。远离了大自然,人的身、心都将萎缩,异化必将发生,也就是从自己的内部生出一种自我消解的异己力量,使生命缺乏方向,青春缺乏活力、思想缺乏源泉、做事缺乏感觉、行动缺乏激情、灵魂缺乏敬畏。卢梭早就看到了这一点,力图通过自然教育恢复人的活泼生气,就是要让儿童采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循变化之规律,灌注正能量,提升精气神,真正确立作为人的独立性、能动性与创造性。

3.自然教育是顺应自然的教育

教育要顺应人的外在自然,更要顺应人的内在自然(天性)。如,卢梭认为,2~12岁是儿童的“理智睡眠期”,不宜对儿童进行知识的灌输、空洞的说教和理智的训练,应多开展各种体验活动,让儿童积累丰富的感觉经验,为日后形成理智打下基础。简单地说,就是多“玩”少“学”。而长期以来,国人都希望儿童“赢在起跑线”上,但一开始就输了。因为在儿童的“理智睡眠期”,做大量的理智训练,多“学”少“玩”,错过了积累感觉经验的最佳时机,结果是事倍功半。苏霍姆林斯基早就告诫人们:“凡在童年错过的,很难乃至几乎不可能在成年岁月中去弥补。”

4.自然教育是承担后果的教育

卢俊认为:“我们不能为了惩罚儿童而惩罚儿童,应该使他们觉得这些惩罚正是他们不良行为的自然后果。”他举例说,当儿童打破了冬天的窗户,就不妨让他感受寒风凛冽,这就是打破窗户所带来的“自然后果”。再如,某校有300多个篮球,球场边有个大网兜,旁边写着“篮球的监牢”,规定玩过的篮球要是没有“物归原位”,将被锁进“监牢”。某一天竟然无球可打,全部篮球都被锁进了“监牢”,这就是对乱扔篮球行为的自然惩罚。以此让学生养成替自己的行为后果负责的习惯。而我们当今的教育,要么不惩罚,要么乱惩罚,却无法让儿童形成替自己行为后果负责的能力。

5.自然教育是尊重儿童的教育

要尊重儿童的权利与天性、生活和世界、兴趣和需要、差异和个性,并落到实处。如,要尊重儿童的权利,就要尊重儿童的游戏权,因为游戏对于儿童的个性化与社会化都很有意义。游戏的主要成分是目的、规则、挑战及互动,儿童就在游戏过程中,融入了社会,找回了自我。反思我们当今的学校,很少考虑给学生安排游戏的活动与时间,提供游戏的场所与器材。再如,要尊重儿童的差异性,就要充分考虑到儿童的发展有快慢之分,高低之分,长短之分,强弱之分等,因材施教,静待花开。然而,我们的教育不是“一刀切”就是太性急。

6.自然教育是慢而无为的教育

现在什么都求快,于是就有了速生鸡、速生鸭、速生瓜、速生果,外加一个“速生儿”。儿童在课业之余,还要忙于学奥数、美术、钢琴、舞蹈等。如此贪多求快,代价惨重。而自然教育则是慢的教育,也是无为的教育。无为不是“不为”,而是不强行而为,更不是胡作非为。用卢梭的话说就是:“儿童力所能及的事情就让儿童自己去做,力所不能及的事情就不能强迫儿童去做。”然而,当我们的儿童的书包越来越沉重,情绪越来越低落时,我们是否在反思:教育为何成为学生“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是否意识到:急功近利,必适得其反;拔苗助长,将欲速不达?

四、自然教育的独特价值

自然教育为什么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呢?我想至少有如下几个内在依据。

1.自然教育抓住了教育的根本

因为,自然性是儿童的根性,大自然是滋养根性的土壤。只有当儿童能在广阔的天地间自由呼吸的时候,才能充分激发生命的潜能。人的理性是扎根于自然性(本能)之中,而要顺应人的自然性,就要高度重视早期经验。弗洛伊德认为,人的早期经验会对一生的发展产生决定性影响。早期经验就如同跳高前的助跑,可以助人一跃冲天。我们的教育,恰恰太早地剥夺了儿童形成早期经验的机会。而要形成优质而丰富的早期经验,就要放手让儿童投身于大自然中玩耍、观察、思考、尝试,以顺应儿童的好奇、好动、好玩、好胜等天性。

2.自然教育直接指向隐性知识

匈裔英籍天才的物理化学家和哲学家波兰尼敏锐地发现,在人的认知活动中,活跃着一种隐性整合的认知功能,导致“隐性知识”的产生。“隐性知识”,就是说不清、道不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一类知识。波兰尼断定:所有的知识不是隐性知识,就是植根于隐性知识。而自然教育恰恰着力于培育丰富、优质而活跃的“隐性知识”。如今许多学生做事缺乏手感、讲话缺乏语感、唱歌缺乏乐感、跳舞缺少动感、判断缺乏直感、交往缺乏敏感,思维缺乏灵感、动作缺乏协调感、时间缺乏透视感、工作缺乏整体感,就是因为过于偏重“显性知识”,忽视“隐性知识”造成的。

3.自然教育谋求内外自然的和谐

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的发展不仅受到外在自然的制约,也受到内在自然的制约。外在自然就是人所生活于其中的自然及其规律,也指适宜的外部条件。内在自然就是人的天性禀赋,就是与生俱来的生长倾向。如,探索、好奇、求新、创造、交往等倾向。自然教育谋求人的内在自然与外在自然协调一致,使教育效能最大化。如,儿童的发展有许多“关键期”(内在自然),家长和教师应当为其创造适宜的外部条件(外在自然),以免错过特定素质发展的“关键期”。儿童一旦错过“关键期”,就很难通过后天努力来弥补。

4.自然教育十分讲究教育的节奏

卢梭在《爱弥儿》中写道:“要按照儿童的天性自然的发展,成人不应该对儿童横加干涉,应给儿童足够的自由与空间。”这就涉及到教育的时空节奏。教育节奏是指教育活动均衡而有规律的交替变化。如,活动上的动与静,要求上的高与低,负担上的轻与重,速度上的快与慢,方式上的刚与柔,配合上的分与合,内容上的主与次等。这一切都要符合学生内在自然的律动节拍。一张一弛,文武之道。把“在校学习”与“研学旅行”相结合,实际上就是对教育节奏的一种调控。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研学旅行”所带来的刻骨铭心的生命遭遇和真实体验,将使学生受益终生。

卢梭指出:“自然的教育进行得晚,进行得慢,而人的教育则进行得过早。前一种教育,是让感官去唤起想象;后一种教育,则是用想象去唤起感官;它使感官还没有成熟就开始活动,这种活动起先将损伤个人的元气,使他的身体衰弱,往后甚至还会削弱种族。”

点击量:3433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