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生活技能教育价值的再省思及其推进路径
管理•生活技能教育价值的再省思及其推进路径
2017-03-30 福建教育杂志社



厦门市演武第二小学 / 陈国勇



不管是教育理论还是教育实践领域,都高度关注教育与生活的关系,不论是教育即生活还是生活即教育的论述,抑或是当前的生活教育论,无不反映了教育与人的生活的紧密联系。教育目标要指向人的生活,教育内容要贴近学生的生活体验,教育评价要符合学生的生活发展需要等,这些成了应然之举。这些所阐述、表达的是作为社会关系总和的人的实际存在状态。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人的生存境遇发生了很多变化,也产生了许多新的时代生存境遇,为此国际社会提出了应对青少年成长困境的生活技能教育。从我国已有的文献资料来看,当前我国关于生活技能教育的相关研究较少;从日常的教育话语表述来看,我们对生活技能教育的认知往往停留在生存技能的需要层面上。为此,从学校实践生活技能教育的实际需要出发,重新审视生活技能教育的价值和学校践行的路径很有必要。


一、生活技能教育价值再省思


生活技能教育价值的再省思是为了转变认知的偏差和实际话语系统的简单理解。


其一,生活技能不仅是技能。我们对于一个概念的认识往往可以从“器”和“道”这两个取向来分析。我们的日常话语系统往往认为“生活技能”是指做饭、做家务、洗衣、整理内务等生活自理能力或生存能力,这是从“器”的取向上来说的。从“道”的取向上来看,生活技能的广义是指个体的心理社会能力。有专家认为,生活技能是“与其他人共存,并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取得成功的能力”。这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学会生存”的深刻内涵。


其二,生活技能指向的不仅是日常生活中的实践能力。生活技能“有助于青少年提高自我效能(Self-efficacy),包括解决问题、诚实坦率地与人交流、取得和保持社会支持,以及控制情绪和个体感受等方面的能力”。其指向还在于青少年面对问题的时候可以选择并解决问题,能够对行为做出判断,规避伤害自己的不健康行为等,进而指向促进青少年自信而有能力地对待自己、他人和社会的个人和社会能力。如果说认识上的日常生活技能教育更多指向学生个体,那么广义的认识则指向学生的社会关系中的心理和实践能力。


其三,生活技能教育不只是某一门课程。有人说要在学校专门开设一门生活技能教育课程,有人说生活技能教育就是以前的劳技课,也有人说生活技能教育是生活常识的教育,这些都不能全面地概括生活技能教育的全部。生活技能教育简单说是把社会关系中所需要的技能教给青少年儿童,促使其规避并主动解决社会生活中的问题,是通过生活技能教育,提高心理素质,使青少年儿童具有良好的行为准备,进而建立健康的行为。


鉴于生活技能教育在学生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世界各国都高度重视学校开展生活技能教育。世界卫生组织将生活技能定义为:个体采取适应和积极的行为,有效地处理日常生活中的各种需要和挑战的能力。主要包括十种能力,即:自我认识能力——同理能力;有效的交流能力——人际关系能力;处理情绪问题能力——缓解压力能力;创造性思维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决策能力——解决问题能力。在以上的理解基础上,我们可以认为生活技能教育涵盖了个体自我能力、个体社会关系能力、个体心理健康能力与自我行为调控能力、生活日常能力或技能以及闲暇能力教育等方面,也可以从自尊、自我发现、情绪控制、沟通能力、团队合作、应对能力的社会生活素养维度来分解。


二、深化小学生活技能教育的路径


从现实出发,我们研究认为,应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深入推进小学生活技能教育,从而促进学生更好地发展。


1.整体:学校教育价值的再定位


综观当下的学校教育,其再怎么强调关注学生的生活经验,再怎么强调为学生的未来生活做准备等,还是存在以知识教育为主、以精英化教育为本的现实。当然,对于生活技能教育的实践也蕴含在教育实践当中,只不过学校教育很少将其作为核心要义提出。我们应当明确“只有充满自信、动机强烈、有安全感、理解他人的儿童,才可能不仅在正规学习中而且在生活中都发挥自己的潜能,并获得成功”(塔索尼《课程:扩展儿童的经验》)。这实质上是作为学校教育场域中的学生应有的应对学校生活中的社会关系的生活技能。为此,我们需要以整体的教育视角重新审视学校教育价值观,培养更多健康的、积极主动发展的学生,培养更多的适合个性化发展需要的社会成功者,而不是基于竞争机制下的知识教育、应试教育下习得性无助的学生。在实践探索中,厦门市演武第二小学根据学生的社会生活关系和生活境遇,依据“全员参与、学生自主参与、尊重学生差异、满足学生需求”的原则,在探索学校特色发展的过程中,积极着力于教育的生活化取向,提出墨化教育(书香墨韵做最好的自己),即立足于尊重个体差异,以墨化教育为载体,构建适合学生发展的课程体系,促进学生多元发展,最终达成“成就每一个孩子,做最好自己”的发展目标。学校从对学生的整体发展认识出发,积极探索多元教育价值观的落实。


2.课程:拓展学生生活技能的经验


课程是学校一切活动的总和,是学校实现素质教育目标的载体。学校的一切活动只有通过课程整体的架构,才能落实和达成其育人的功能。从广义的课程观来看,学生在校生活的一切都属于课程的范畴;从狭义课程观来看,课程指向的是具有明确目标指向性的既定时空范畴内的学程。课程是学校进行生活技能教育的主要载体,能够极大程度上拓展学生生活技能经验。正如专家研究表明的,为了生活技能教育能够取得更好的效果,学校需制订长期的教育计划,让学生从入学开始,直至离开学校,不断地学习和强化生活技能。从学校课程出发,强化学校生活技能教育的指向性。


其一,基于课程统整的生活技能教育。当前小学课程中存在许多不同学科课程的内容重叠或主题内容趋同的现象,重复教育或过度教育现象严重,这就为基于学生能力发展目标的课程统整行动提供了空间。因此,可以围绕学生的生活技能教育,将学科课程中的相关内容进行有效整合,形成新的生活技能教育课程,贯穿在学校各个课程当中实施,从而提高学校生活技能教育的指向性和有效性。


其二,基于生活技能教育需要下的课程改造。课程改造是指向课程的地方性质和校本性质,是指在课程实施环节当中,应当基于学校教师、学生和区域文化特征等方面来有针对性地实施课程。强化生活技能教育的课程改造行动可以从综合实践主题活动类课程着手。


其三,基于直接技能指向的校本课程开发。如厦门市演武第二小学旨在发展学生的兴趣特长,拓展学生的生活追求技能,基于闲暇教育的理念,依托多方资源和力量,为学生开发了“非常1+N”校本课程。此课程分为7类,共39门课程:第一类为“体育类”:武术、特技风筝、篮球、足球、乒乓球、羽毛球、围棋、象棋。第二类为“文艺类”:民族舞蹈、声乐、拉丁舞、健美操、箜篌、答嘴鼓。第三类为“美术类”:中国画、少儿画、毛笔书法、拓印、剪纸、硬笔书法。第四类为“科技类”:科技制作、手工制作、电脑机器人、航模、船模、建模。第五类为“生活实用类”:针织、插花、茶艺、珠算。第六类为“信息技术类”:电脑绘画、电脑word作品制作、电脑PPT课件制作、logo语言、小小摄影家。第七类为“其他类”:小小主持人、小小数学家、小记者、文明礼仪。当然,以上这些学校在课程方面的探索还是处于较浅层次的生活技能教育,指向性和精准度还不够突出,还需要在深度挖掘生活技能教育内涵的基础上进行进一步的课程实践行动。


3.教学:实践性取向的经验获得


也应当明确,虽然生活技能教育在学生发展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毕竟不是学校教育的全部,在实施过程中必然存在方式方法的区别。在实践过程中,学生生活技能教育本质上是要由教师将生活技能传授给儿童和青少年,但是基于生活技能教育的特殊性,生活技能教育有别于传统的教学方式。社会学习理论指出,技能是通过观察、实践和强化社会学习过程而获得的能力。人的许多行为都是这样建立的。例如,儿童常常观察成人的行为,模仿或不经意地在生活中运用,在没有受到阻止或赞许的情况下得到强化,久而久之养成一种行为习惯。由此,生活技能教育在教学层面上应关注以下几点。


其一,指向学生对生活技能经验获得的实践性取向,关注实践,让学生在实践体验、感受、游戏、观察、模仿、操作的过程中习得。


其二,教学中不是以教师讲、学生听为主,而是要求教师通过组织各种活动,调动学生的积极性,使他们主动参与到互动式的教学过程中。


其三,教学活动是多种多样的,而且形式活泼,主要方法包括:头脑风暴、小组讨论、游戏、角色扮演、小品、案例分析、辩论、小调查、事例介绍、图画和歌曲等。


4.活动:学生活动的综合发展


在学校教育当中,除了既定的课程,在学校场域中还有大量学生的活动时空和各种主题教育活动,通过这些灵活多样的学生活动能够有效促进学生生活技能的获得,特别是促进学生社会性的发展。厦门市演武第二小学在充分认识到学生活动的教育价值的基础上,提出了学生“做最好的自己”的社会性发展目标,形成了让学生在教师积极引导下自行发现自我价值、发掘自身潜力、确立自我发展目标、初步形成社会意识的教育管理模式。


其一,通过活动发展学生自我认识及自我与他人关系能力的生活技能。如提出自我教育中通过分年段来实现学生的自主管理,一二年级培养学生自主意识、三四年级养成学生自主习惯、五六年级确立学生自主目标。


其二,通过活动发展学生判断和解决问题的生活技能。如提出了基于学校生活场域中“我的校园,我管理”的自我管理,旨在围绕生活场域来提升学生的问题解决和社会发展的生活技能。


其三,通过丰富多彩的社会实践活动来丰富学生的社会体验,获得社会交往能力的生活技能。如通过学生自己动手制作春秋游食物,重视培养学生的选择性意识与管理自我生活的能力、增强亲子协作关系;通过不同年段的“手拉手”活动,锻炼学生的人际交往能力,鼓励高年级学生在自我管理的同时,学会照顾他人、乐于分享、勇担责任。


5.共生:家社助力生活技能教育


教育从来都不是学校的专利,现代教育理论也已经明确地认识到家庭、学校、社会合力教育孩子,方能更好地促进孩子的发展。在生活技能教育中更是如此。在生活技能教育被纳入学校教育前,学生生活技能教育的完成主要依托于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特别从我国教育传统来看,家族、宗族以及社会历史传统对学生的社会生活技能教育更是起到关键的作用。学校社会生活技能教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是学校在促进学生健康主动发展中所做的一部分工作,而更多元的生活技能教育需要家庭和社会的参与和支持,甚至将学校与社会资源进行整合,将生活技能教育课程放在社会场域当中实施。同时,学生在学校教育中获得的生活技能经验,需要在校外生活中应用和实践,才能真正有效,特别是对于需要反复训练强化的社会技能尤为如此。因此,家长和社区应与学校保持密切联系,与学校教育形成合力。


就现阶段而言,我们对学生生活技能教育的认知、关注和研究程度还处于起步阶段,在实践层面上还较多处于萌芽或懵懂状态,虽然有许多教育实践,但存在不少偏颇,这就需要我们不断从理论研究和实践改进等层面不断深化发展。■



点击量:1620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