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法•李虎的“领地”干净了
一法•李虎的“领地”干净了
2017-03-30 福建教育杂志社


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煤城中学/ 刘令军


李虎(化名)“海拔”4250px,皮肤白净,在班上属于比较帅的。由于“海拔”高,他的座位总是在教室里的最后一排平行移动。


开学几天后,我就发现他卫生习惯不好,课桌抽屉里常塞满垃圾和零食,桌面上凌乱不堪,座位下也一地垃圾。于是,我让班干部出面管一管。


班干部轮番上阵,皆功败垂成,最后无奈,一齐来办公室找我:“李虎嘴巴上答应改,行动上死不悔改。什么方法都尝试了,刘老师,怎么办?”


为了缓和气氛,我笑说:“你们辛苦了,交给我吧,老师自有妙计!”


班长立马凑过来问:“刘老师,您的妙计是什么?”“天机不可泄露!”


班干部带着疑惑出了办公室。我拿出一张纸,写下两个“?”号。


第一,李虎的内在的规条系统是怎么样的?


第二,我该如何改变他的规条系统?


所谓规条系统,就是一个人理想、信念、价值观的综合,构成一个指挥人在当下这样做的系统。在教室里,大家围绕“课桌”的问题,展开了一轮又一轮“交战”。班干部的规条系统是:教室是公共场所,所有在教室里的人,都必须遵守班级的管理制度,将课桌摆放整齐,课桌上要保持整洁,座位下面要保持干净整洁。而李虎的规条系统就是:课桌和座位下面都是他的私人场所,他不想受规章制度的约束,怎么舒服他就怎么放置私人东西。


而要改变李虎的行为,就必须改变他内在的规条系统——让他意识到,这张课桌虽然是私人管理的区域,但是也必须要时刻保持干净整洁。


怎样才能让他认识到这个问题呢?我有些焦虑地站起身来,将桌上的废纸揉成一团,瞄准角落里的垃圾桶,投射出去,结果由于用力过猛,废纸团直接落在了垃圾桶的前方。我不得不迈开脚步,走到垃圾桶边,将废纸团捡了起来,丢进垃圾桶。我嘲笑自己,原本想偷懒,结果反而要多走几步路。当我将废纸团丢进垃圾桶的那一瞬间,突然灵光一闪——“垃圾”?我一拍脑袋,有了!我何不如此如此收服李虎?一下子,我兴奋起来了。


第二天,我从李虎课桌前经过,看到座位下面依然是垃圾满地。李虎看着我的眼睛,似乎意识到我想要说什么:“老师,我下课以后马上整理……”


我面无表情,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垃圾,直接塞进他的课桌抽屉里,由于垃圾太多,有一些还掉落在地上。李虎一脸不解:“老师,您这是干什么?”我没有搭理他,径直出了教室。

第三天,我又从李虎的课桌前经过,从口袋里掏出的垃圾更多。我不由分说,又一把一把地塞进他的课桌抽屉里。李虎一脸惊愕:“老师,您这是干什么?”我还是不搭理他,塞完垃圾就径直离开。


第四天,我提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满满的一袋垃圾,走进教室以后,直奔李虎课桌,一股脑儿地将垃圾全部塞进他的课桌抽屉,抽屉里实在盛不下了,就倒在其座位下。李虎一脸惶恐地问我“干什么”,我依然不搭理他,径直出了教室。


第五天,我提来一个垃圾桶,李虎看我走进教室,惊恐地站了起来:“老师,您这是干什么?”我微微一笑:“听班干部们说,你这里有一个垃圾场,可以堆放好多垃圾,我就把办公室这几天累积的垃圾都带来了,倒在你这个垃圾场里。”


李虎连连摇头:“老师,您弄错了,我这是课桌,哪里是垃圾场呀!”


我指了指课桌下面:“李虎同学,你自己看看,这分明就是一个垃圾场嘛!”说着,我再也不听李虎解释,就将满满一桶垃圾倒在了课桌下面。


第六天,我再走进教室,李虎的课桌下面,变得干干净净的了……


听了我改变李虎的案例,办公室的同事都很好奇,纷纷向我打听这么做的理由。


我解释说,之前李虎的规条系统是:课桌和座位下面都是他的私人场所,怎么舒服他就怎么打理。对于他的私人领域,根据垃圾很多的外部特征,我对它进行了重新定义——这是垃圾场。因此,所有的垃圾都可以放到这里来。这样李虎就不愿意了——“这是我的课桌,不是别人堆放垃圾的地方”,为了改变我强加给他的定义,他就只好天天打扫卫生,整理课桌,以此表明,这里不是垃圾场,而是他学习的地方。同事听了我的解释,一个个都伸出大拇指说:“刘老师,还是你有办法!”





点击量:2511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