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 洪志忠:学校自然教育的营建:诉求、困境与出路
思考 | 洪志忠:学校自然教育的营建:诉求、困境与出路
2017-06-28 福建教育杂志社

厦门市民立第二小学 林巧霞

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 洪志忠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杆缠得这么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现代学校与自然的隔离、儿童与自然的疏远,正如里尔克诗中被困栅栏内的猎豹之于苍茫宇宙。钢筋水泥的学校建筑、冰冷客观的学科教学、奉若神明的科技产品,都在加速春泥、溪流、蝶舞、稻香在儿童生活世界中的遁隐,使得儿童逐渐失去了直接体会世界的能力和对生命鲜活的感觉。自然对于现在的学生而言,与其说是一种现实存在,更像是一种抽象的概念。“自然缺失症”成为当前困扰学校教育培养学生感知力、想象力、创造力和学习能力的瓶颈。

一、学校教育需要重建与自然的联系

现代教育制度的设计以工业化、城市化为主导思路,“去自然化”成为学校教育的一个显著特点。自然作为丰沛人性的一种重要教育资源,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屏蔽于学校教育的视野之外。因此,重建学校教育与自然的联系成为了不少教育家和研究者关注的议题。

1.来自教育学的观点

法国思想家卢梭关于“自然教育”的论述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在强调教育要遵循个人发展的内在秩序的同时,他对城市文明持有深深的忧虑和警惕,认为“必须使人类得到更新,而能够更新人类的,往往是乡村”。他力主儿童在成年之前的教育应放置于乡村的自然环境中,给予充分的自由以养成强健的体魄、对理性的求知欲和坚强的道德意志。

在近现代的教育探索中,学校加强教育与自然联系的实践探索也从未停息。20世纪70年代开始,环境教育在美国中小学逐渐受到重视,并形成燎原之势。2011年,美国联邦教育部启动了“绿丝带学校计划”(Green Ribbon Schools Program),旨在表彰在健康教育、环境教育、学校建筑等方面成效卓著的中小学。该项目在评估标准方面启用了“环境友好型校园”“户外探索”“健康发展”“自然课堂”四枚评估勋章。在“户外探索”方面,评估要素聚焦于“探索与游戏”“户外技能”和“自然空间”等学校活动的开展。在“自然课堂”方面,“实地调查”“自然与管理”“合作与探索”“自然课程”成为评估的重点。“绿丝带学校计划”推动了学校综合改革的深化,对建立学校教育和自然的新型关系起到了示范引领作用。

2.来自心理学的观点

学生亲近自然有助于其全面发展的观点,同样得到了来自心理学研究的支持。加德纳的多元智能理论认为人类的智能多种多样、各有区别,每个人同时拥有多种智能,并有可能将其中的一种智能发展到令人满意的水平。而当前学校的教学方式和纸笔测试并不能完全客观地评价不同学生的发展倾向。在多元智能模型中,自然观察者智能(Naturalist Intelligence)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它指人们辨别生物以及对自然世界特征敏感的辨别和学习能力。因此,学校教育应该打开僵化的边界,在课程开发、环境建设、教学方式上做出相应的改变,因材施教,以满足这一类学生的需求。

环境心理学是研究人的行为、经验与人工、自然环境之间关系的整体科学。学者帕尔认为,田野、森林和山川有一种无穷的、多样的、变化的视觉刺激模式,而都市的街道只有单调的、重复的刺激模式。青少年缺乏这种刺激会导致对世界的厌倦,在一定程度上引发诸如犯罪、公共财产破坏和教育落后等城市问题。另外,自然环境具有的恢复效应也是环境心理学家的基本共识。自然环境和经验对人而言,有助于减少压力、减少攻击性以及恢复健康和能量。有研究证实,观看一系列的自然景观能缓解考试所带来的压力。而注意恢复理论认为,需要心理努力的任务可以唤醒人的定向注意,而自然环境更容易使人入迷,为这种任务的完成提供了重要的资源。如何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和创造力、缓解高强度的课业负担所带来的心理压力,学校教育需要深度地挖掘自然资源的教育功能。

二、学校自然教育的现实困境

自然教育对于儿童发展的重要性,正逐步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同。许多家长在假期会创造机会让儿童体验自然之趣、自然之美。《教育部等11部门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也提出,引导学生走出校园,亲近自然,参与体验。但在日常的学校教育活动中,如何有效地将课程教学与自然环境相融合,仍面临诸多难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理念滞后

一方面,应试教育作为一种“必要而荒谬”的存在,仍然是当前学校开展自然教育过程中挥之不去的“阴影”。“考什么,教什么,考多少,教多少,考到什么程度,教到什么程度。”这在很大程度上挤压了学校开展自然教育的时间和空间。自然教育要纳入考试吗?显然作为一种更多侧重于通过学习体验来提高学生综合素养的教育形式,它很难用考试的方式单独衡量。在应试教育这台强大的“机器”面前,学校多视之为可有可无的点缀,即使其重要性再被高捧,要么难以实现,要么终归静坐末席。

另一方面,相伴而生的困境是应试教育的技术层层渗透到自然教育的血肉之中。环境教育作为自然教育的一种形态,在实践过程中普遍呈现出以知识为本位、以教师讲授为主的特点。自然教育倡导学生在真实的情境中,以亲历体验的方式开展教育活动,学生在团队活动中学会相互鼓励、欣赏自然。以应试的形式开展自然教育,必将自然教育陷于无趣、枯燥的境地,这显然是与自然教育的初衷相背离。

2.资源短板

学校开展自然教育的另一个问题在于缺乏相应的资源建设。这首先反映在校园建筑与校园环境的设计思路缺乏对自然教育的考量。目前,绝大部分学校的建筑设计更多从功能性的角度出发,是一种工厂厂房模式的产物,更便于统一的管理。自然教育的一种实现形式,是在校园内实现,它需要更为真实的自然环境的支持,配置相应的户外教室、自然操场、社区花园、室内植物等要素,让校园成为亲自然的环境友好型资源,为学生的自主探索提供充分的空间。当然,自然教育的更广阔空间在于校园外。

同时,课程资源匮乏也是制约自然教育实践的一大因素。自然教育并非国家课程,没有法定的课程标准和指定的教材,这对习惯于以教科书为纲的学校来说提出了课程能力建设方面的极大挑战。而对于有些将自然教育列入校本课程的学校来说,由于课程开发能力的不足,校本学习材料存在学科知识文本化的问题,难以满足科学性和教育性相融合的要求,难以为学生体验性、参与性、实践性的学习活动提供有力支持。

再者,从事自然教育的师资队伍配备存在较大缺口。由于学校教育以分科教学为主,当前师资培养更多是以造就学科专家为目标。而绝大部分自然教育采的实践形式依托于综合课程,其实施往往需要跨越不同学科的边界,对教师的跨界能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在课程开发和实施方面,教师缺乏相应的知识和能力储备,这对学校自然教育的顺利进行造成了不小的障碍。

3.机制涣散

国外的成功经验显示,家庭、社区和非政府组织的全员参与是自然教育蓬勃发展的关键因素。但目前国内学校在开展自然教育时,学校、家庭、社区、非政府组织普遍缺乏协同机制。

家庭方面,家长由于沉重的工作压力,疏于通过户外亲子活动来引导儿童的健康成长,而更多地将儿童交由电子产品加以看管。久而久之,儿童耽溺于新奇琐碎的虚拟世界,认识世界的方式归于一统,失去了感受周边世界的能力。同时,家庭对于儿童过度的保护意识也不利于学校自然教育活动的开展。部分家长将教育的责任过度强加于学校,偶发性事故所带来的问责压力,使学校忌惮于安全问题的红线。学校对于常规的春游、校运会等户外活动都心有疑虑、如临大敌,遑论将学生带入具有挑战性的自然教育环境。

社区方面,学校与博物馆、图书馆、动/植物园、企业等各方力量在自然教育方面尚未达成资源的共享和整合。自然教育囿于学校内部,必然会遭遇资源和师资等方面的问题。目前,学校教育在打开校门,但“引进来”和“走出去”方面做得还不够充分,相关的教育活动普遍处于零落离散的的状态。

而其他非政府组织或教育机构,开展自然教育的形态与学校不同,参与学校活动的程度几近空白,或者处于浅层次的阶段,难以为学校自然教育的常态化实施提供资源上的保障。因此,如何将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社会力量密切配合,亟待建立起良性循环、共同促进的机制。

三、学校自然教育的出路

自然教育在我国尚处于起步阶段,其开展既触及教育理念的提升,又关涉教育资源的配套,需要学校的综合改革,也需要社会系统的支持,可谓是一个系统工程。

1.有效缓解应试压力,重视自然教育效用

首先,学校应当坚持立德树人,实现全程育人,将学生的全面发展、健康成长作为教育最重要的使命。自然教育在培养学生创造力和想象力方面有着学科教育无法取代的功用,对于排解学生心理压力、促进学生身心健康方面的积极作用理应得以重视。学校教育是学生与自然重建亲密关系的桥梁和纽带,而不是封锁和屏蔽。学校教育只有树立起尊重自然的教育理念,营造亲近自然的文化氛围,才能真正让自然教育落地生根。

其次,学校应致力于提高课堂教学的效率,释放出更多的教师、学生的“内存”,给开展自然教育留下时空。学校面临的各类任务应接不暇,自然教育要在夹缝中“分得一杯羹”殊为不易。因此,扩大自然教育的空间、延展自然教育的时间关键之一是要在设置适度的教学目标的同时,提高课堂教学的质量。教学目标适度了,意味着学生不至于过度耗费精力;课堂效率提高了,意味着学生在等同的学习时长内实现有效的增值,节省出来的学校教育空间有助于自然教育的排铺和利用。

再者,建立多元开放的评价机制引导自然教育发展的方向。学生健康水平、综合素质和运用知识的能力是国家教育质量监测工作的重点,自然教育恰能在其中发挥过程性的教育支持。学校在国家教育质量监测的基础上,可以尝试构建校内教育质量监测体系,将自然教育纳入质量监控范畴。同时在评价方式上,学校可以将学业测试和综合素质评价相结合,运用“档案袋评价”等方式,引领自然教育往常态化方向发展。

2.系统整合课程资源,拓展自然教育途径

欲解决自然教育资源匮乏的问题,学校可以从国家课程渗透、校本课程建设、社团活动整合等方面入手。

在国家课程方面,学校应根据课程方案,开足科学课程和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在义务教育阶段,科学和综合实践活动是必修课程,也是与自然教育结合关联度最大的国家课程。在实施科学课程的过程中,可以结合课程标准,将自然教育的内容深度引入课堂教学。而在实施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中,可以有意识地将自然教育与研究性学习、社区服务与实践等模块相结合,引导学生以项目学习、问题学习的方式探索边自然环境。

在校本课程建设方面,学校可以充分利用和挖掘当地的特色自然资源,打造具有自然教育风格的课程体系。如,农村学校所在区域天然具有与农业、林业等丰富的课程资源。学校可以以此为契机,开发相应的校本课程,培养学生热爱乡村、热爱自然的素养与意识。当校本课程能为自然教育提供平台支持的时候,学校亦能提升自身的内涵建设,成为风格凸显的特色学校。

在社会团活动方面,一方面学校可以基于学生的需求成立自然主题的社团,提高社团活动的有效性,实现自然育人的目的。另一方面,学校在科技节、艺术节等年度主题活动的组织上,可以着力突出自然教育的主题,将自然教育与常规活动内容相结合。

3.积极构建常态机制,形成自然教育网络

自然教育的开放性注定其开展离不开教育社区网络的支持,包括学校、家庭、社区、非政府组织、教育机构等参与者。

学校在扮演好自然教育“加油站”的角色时,要将自然教育的重要性传达于家长。家长不能将看管儿童的责任完全交给电子产品,可以多利用周末陪伴儿童去野外踏青,从小培养保护自然和爱护自然的意识和能力。学校要善于挖掘具备自然教育资源的家长群体,充分调动家长参与学校自然教育的积极性,将部分课程和活动交于家长来进行组织,实现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相结合。

同时,植物园、动物园、博物馆、科技馆等公共服务机构在常规服务的基础上,可以多开发具有游戏性、互动性、研究性的自然教育项目,吸引更多学生进入馆内,利用多样化的技术手段展现大自然的奥秘,激发其探索自然的兴趣。公共服务机构和学校之间可以建立自然教育的协同机制,让公共服务机构的专业人员定期进入学校,提供自然教育方面的帮扶,以解决学校师资配备不足的问题。

另外,社会上有愈来愈多的教育机构提供自然教育方面的服务,加上研学旅行受到重视,自然教育会愈发“火热”。政府部门和学校在规范、安全原则基础上,可以委托相应的机构开发自然教育的项目和研学旅行路线,发挥社会和学校共同育人的效益。

综上所述,重建儿童与自然的亲密联系已经成为学校教育的重要内容,而自然教育的开展涉及学校教育理念、资源配置和机制创新方面的改革。正如陶行知先生在《创造的儿童教育》一文中提到,教育要解放儿童的头脑、双手、嘴、空间和时间,让儿童在自由的生活中得到真正的教育即自然教育的最终追求。

点击量:816    [关闭]